最新消息

你们并不孤单

中国教育新闻网 2021-04-08 10:46

亲爱的浚博:

近来好吗?居家学习还习惯吗?每天锻炼了没有?忙完了一天的工作,此时坐在灯下给你写一封信。

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,打乱了人们正常的生活秩序。疫情暴发之初,我们有点不知所措。那时,你居住的城市还没有病例,你常发来信息,提醒我们注意防护,让我们心里暖暖的。

国家的快速行动给全国人民吃了定心丸,举国上下凝心聚力共战疫情。当我看到街道社区的工作人员每天风吹日晒执勤,非常辛苦,我决定去当一名志愿者,替他们分担一点劳累,外公外婆也很支持。3月1日,我穿上了志愿者背心,戴上了执勤袖章,给居民们检查证件、测量体温时,心里感觉很踏实。

浚博,你一直都在关注国内疫情,还起草了捐赠倡议书,和爱国人士一起,将购买到的6000副医用外科口罩和12000双医用手套捐赠给河北省红十字会,尽你的一份绵薄之力,对此我们完全赞同。

儿子,最近1个月,世界上不少国家都暴发了疫情,你居住的珀斯城也没能幸免,民众纷纷抢购生活用品。而这个情况,你并没有告诉我们,是我们在网上看到的。

这消息令我们惶恐不安。特殊时期,我们不能陪伴在你身边,心中多有牵念。我想,很多父母一定也和我们一样,为身在远方的你们日夜忧心。你一定要注意防护啊!外出时必须戴上口罩,不要介意他人目光。

人群聚集的地方最危险,公交车、药店、超市等密闭空间安全隐患大,能不去就不去。在家常开窗通风,搞好个人卫生。偶尔外出购物,一次尽量多买点,回家洗脸洗手,将外衣晾在通风处。这些常规防护都要做到,不要嫌麻烦哦!

居家隔离阶段,每天要做到健康饮食,科学作息,不熬夜,坚持锻炼,提升自身免疫力。这些话,你听了不以为然,说你年轻结实,让我不要多虑,可我还是放心不下。短短20多天时间,珀斯的确诊病例已由两例上升到120例,形势十分严峻,你要足够重视,不要依仗年轻掉以轻心。

这阶段,每天的重复叮咛让你不胜其烦,吐槽我“才半天就关心一下,谁受得了哦”。不管你多么烦,“每天一课”坚决不能少。嘿,这就是“妈妈牌小广告”。

你说现在不去办公室了,待在家里写论文。在我们的轮番轰炸下,今天你们成立了室友自护小组,你主动要求承担买菜任务,让大家写好购物单,一周购物一次,每次你只带一个人,其他人按兵不动,这样也可以降低风险,你考虑得很周到。你说,这个时候,你要发挥带头作用,做你能做的。我听了,心里既佩服,又酸涩⋯⋯

现在,你们西澳大学已安排学生居家网络学习了,这多少让我们心安了些。你说你每天只接触3个室友,但必须每个人都保护好自己,你们大家才是安全的,所以要经常相互提醒。真想给你们线上直播一下防疫的话题,但想到室友们的家长肯定也会反复叮咛,只得苦笑作罢。

浚博,这阶段居家学习,也是考验每个人生活学习态度的时候,有些人沉迷游戏整天玩耍,睡觉聊天看电视,有的人忙于读书学习和锻炼,待疫情结束,高下立见。所以,制定一个可行的计划,采取灵活的学习方式,尤其要加强自主学习,不要虚度时光。你也要多引导学弟学妹,大家一起加油鼓劲,不荒废学业才是。

这一阶段,我每天进行线上课程教学,指导孩子们在家读书学习,做到停课不停学。空闲时还创作了《为迎接春的回归》等诗歌作品,讴歌一线医护人员,在公益平台献了一点爱心。我想,抓住宅在家的机会,多看书学习,思考人生,因地制宜地锻炼,把生活过得有意义,是很有必要的。

谈到疫情防控,不得不夸夸我们的国家。灾难面前,我们的国家行动高效有序,将她的人民保护得很好。目前,国内疫情已得到有效控制,各省医疗队已陆续从武汉撤回。这是全国上下合力奋战的结果,是国家把人民看得高于一切、高度重视的结果。“此生无悔入华夏,来世还在中华家”,这是一位机长在送别驰援武汉的外省医护人员时说的话,我们为生活在这伟大的国度而骄傲。

祖国的伟大还在于,目前疫情正在全球肆虐,国家派出了好几批专家医疗队,帮助其他国家抗击疫情。中国把世界看作是一个命运共同体,注重国际防疫合作,携手应对灾情,不让任何国家成为一座孤岛,这是一种大格局、大情怀,我们为祖国点赞。

孩子, 我也热切希望你留学的国家同样重视疫情防控,采取有效的防控措施,不让病毒继续蔓延。只有全球疫情得到缓解,人类的安全才能得到保障,你们才能平安健康地学习生活,世界经济才能共同发展。

身处海外的你们,也不要过分恐慌,你们身后不仅有父母亲人的谆谆嘱咐,有导师学友的亲切关爱,还有中国驻外使领馆对你们的支持保护,更有强大的祖国做坚强后盾,你们并不孤单。

儿子,眼下家乡春意盎然,各行各业已开始复工复产,也许过不了多久,我们就可以正常到校上课了。

家里现在很安全了,你不必牵挂,最要紧的是保护好你自己。现在珀斯刚入秋,戴口罩还有点闷热,大家一定坚持住哟!期待疫情早点过去,你就可以和朋友们一起出门看风景,做自己喜欢的事,实现人生小目标了。

也期盼你早日回家团聚,我们一起做海鲜吃!

妈妈

二〇二〇年三月二十二日夜

(作者系澳大利亚西澳大学土木工程博士生孙浚博的母亲,高级教师)

退出